眉山信息港

当前位置:

雷士武斗殃及经销商怕又断货不敢接单

2019/01/10 来源:眉山信息港

导读

雷士“武斗”殃及经销商:怕又断货不敢接单,雷士照明的“内斗”远未画上句号。《每日经济》多方联系采访雷士照明销售链体系人士后发现,受“

雷士“武斗”殃及经销商:怕又断货不敢接单,

雷士照明的“内斗”远未画上句号。

《每日经济》多方联系采访雷士照明销售链体系人士后发现,受“内斗”影响,雷士照明的核心优势渠道环节已生出隐患。不少运营中心负责人表示,由于惠州、万州工厂目前均处于“半瘫痪”状态,眼下不敢大量接单。

在这场争斗中,无论终吴长江、王冬雷谁会胜出,受多次雷士“内斗”事件的影响,雷士照明原本的经销商体系竞争力严重下降已是不争的事实;同时,投资者也担心这将给雷士照明的未来蒙上阴影。

“内斗”事件后遗症

胡文(化名)3年前砸入近千万元成立雷士照明青海运营中心的决定正让他近备受煎熬。

胡文是雷士照明青海运营中心的负责人,这些天轰动业界的吴长江与王冬雷之间的“武斗”让他夜不能寐,“他们打架,受伤的是我们的销售业绩”。

胡文还记得两年前的8月,在那场同样震动全国的吴长江与软银赛富阎焱之间的斗争中,由于供应商停止供货,导致雷士照明广东惠州基地、重庆万州基地等面临无料生产的尴尬,被迫停产,胡文签了两个大单都因断货无奈泡汤。

“基本都是工程项目,金额差不多有50万元,当时缺货,究竟什么时候发货,公司提也不提,我们这边工程客户又急着用货,让我的信誉大打折扣。”胡文表示,在2012年的纷争中,他所在的运营中心销售收入下滑了80%。

“雷士照明在国内灯具中算得上数一数二,品牌美誉度一直不错,这也是我2011年筹钱投资的原因。”胡文告诉《每日经济》,青海与浙江、上海等运营中心相比,打开市场相对更难,他本打算大干一场,不过雷士照明接二连三的“内斗”已让他觉得元气大伤。

雷士照明2013年财报显示,去年公司共实现营收37.74亿元,实现净利润2.45亿元,分别同比增长6.4%、2809.7%。《每日经济》在采访中发现,这一靓丽的业绩也让包括胡文在内的各地经销商在2012年“内斗”事件后颇为欣慰。

“去年在公司多方努力下,渠道、品牌建设都回到了正轨,我们中心今年还扩大了规模,营销目标也在去年基础上提高了20%左右。”贵州运营中心一位负责人表示。

胡文也称,青海运营中心今年也增加了几个人手,“按照我原来的计划,今年工程项目的销售额会增长20%~30%,但目前的情况非常不乐观,工程、批发、零售集合在一起,可能还亏了”。

包括胡文在内的多名经销商代表均表示,眼下吴长江与王冬雷之间的“恩怨情仇”让他们对今年的业绩不抱希望。

断货担忧

在接受采访时,多名经销商均表达了该事件终会出现“断货”的担忧。8月11日,吴长江在重庆的媒体沟通会上公开表示,目前惠州工厂已经处于瘫痪状态,不过王冬雷此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对此进行了否认。昨日致电惠州工厂,一直未有人接听。

8月12日,前往雷士万州工厂基地时也看到,整个工厂区已无生产迹象。万州基地制造总监张鸿飞称,由于王冬雷在工厂周围派驻了不少人,担心发生冲突令员工受伤,所以工厂自8月11日已开始放“高温假”,为期一周的时间。

“说实话,这几天就有一个大的工程项目有签约意向,可是我不敢签。”胡文说,受2012年事件的影响,他不敢再冒险接单。

此外,还采访了雷士照明多家一级经销商,这些经销商遍布全国东西南北多个省份,销售规模从千万到数亿元不等,而有着类似担心的经销商不在少数。

“现在万州工厂确实停工了,未来会怎么样都不好说,我们签了单子,万一工厂拿不出货,我们怎么和客户交代?”贵州运营中心负责人说。

除了经销商自身的担忧外,下游的市场客户也有自己的考虑。

“现在络这么发达,公司2012年‘内斗’、现在的‘内斗’有谁会不知道?实际上前几天就有客户在签约的时候担心,今年会不会再出现2012年的断货风波。”郑州营销中心人士表示,即便有再好的渠道,频繁‘内斗’只会令品牌形象大打折扣。

未现身的秘密协议

了解到,经销商面临的另一个风险在于项目尾款难以回收所导致的资金链紧张问题。

“特别是工程项目的尾款,根据行业惯例,基本都是在项目验收之后才交付尾款,现在就有一部分客户知道雷士‘内斗’,会把钱拖着不给。”郑州运营中心张姓人士表示。

事实上,在当前吴长江与王冬雷的争斗中,经销商已成为关键的棋子。

据公开资料,8月12日,王冬雷组织了19家经销商在北京开会,会议终形成了各家经销商一致签字认可的“联合声明”。

吴长江在对媒体的回复中则表示,经销商签订“联合声明”是王冬雷所胁迫,“不签字支持就取消运营资格;签字支持则许诺一次性签署5年运营协议,这违反了公司以往1年一签的正常做法,所以运营商也很为难”。

除了对经销商的争夺,吴长江与王冬雷之争的焦点目前看来更多地集中在“秘密协议”上。在8月11日重庆举行的媒体说明会上,吴长江曾表示将择机公开。

据《南方周末》报道,吴长江曾向该报展示了一份广东德豪润达电器股份有限公司和NVC公司(吴长江持有的离案公司)的合作协议复印件,也就是他在发布会上表示将要公开的“秘密协议”。协议约定,股权交易完成后,德豪润达要支持NVC方代表成为雷士照明董事、董事长;NVC代表要成为德豪润达董事、副董事长。

在媒体沟通会上,吴长江也曾公开指责王冬雷没有履约,反而自己坐上了董事长职位。

对于该协议,王冬雷则表示,两人之间确实存在协议,不过有“一年的有限期”。《每日经济》昨日致电吴长江发言人石勇军希望能获得该复印件,不过截至发稿时尚未收到回复。

自8月13日下午起,吴长江便开始通过其新浪微博披露相关信息,内容主要集中在反击王冬雷披露的录音及关联交易。

8月14日,吴长江再发微博称“德豪润达违规在先,置换股份涉嫌欺诈”。对于王冬雷要求其公开协议原件的回应,吴长江则表示“媒体可追问王冬雷与我秘密协议的支付细节”。

苏州格力空调售后服务电话
频那醇酯
锅炉臭味剂厂家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