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山信息港

当前位置:

两岸关系中相关重要概念再析

2019/04/23 来源:眉山信息港

导读

两岸关系中相关重要概念再析厘清政治概念,有助于人们瞭解两岸关系中的争议与存在的问题之由来。  中评社╱题:两岸关系中相关重要概念再析 作

两岸关系中相关重要概念再析

厘清政治概念,有助于人们瞭解两岸关系中的争议与存在的问题之由来。  中评社╱题:两岸关系中相关重要概念再析 作者:严峻(北京),全国台湾研究会研究部主任、研究员

所谓“再析”,是因为两岸关系中相关概念自出现至今已经过去若干年了,学界也曾对其进行过分析,甚至有些名词,如“统一”、“独立”等,两岸大众对其亦耳熟能详,所以今天对这些概念的探讨是在既有基础上的再次理论梳理。社会科学研究中有一条公认的准则,即“一切严肃认真的有意义的争论,都从概念的界定开始”。否则在对同一概念内涵外延理解不尽相同仍至南辕北辙的基础上讨论问题,将出现重大误解甚至陷于“鸡同鸭讲”的尴尬境地。下面笔者尝试对几组关键概念进行分析,以求厘清相关争议并提供参考意见。

“主权”与“治权”

在过去的2013年,两岸关系稳中有进,其中马英九及国民党执政团队在促进两岸关系发展上迈出了一系列积极步伐,如推出“新三不”,宣示两岸关系“不是国际关系”等。特别是国民党荣誉主席吴伯雄访问大陆时代表马英九宣示了“一个中国架构”,呼应了大陆方面“一个中国框架”的提法。此外,国民党在“九二共识”的表述上也首次采用大陆方面的表达方式,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其放弃“一中各表”的立场。

事实上,审视过去一年马英九当局的政策表述,可以看出其在台湾岛内及两岸间,对“中华民国”的强调是不断增强的,且呈现“中华民国权利具体化”的倾向,突出表现就是在前几年提出“主权互不承认,治权互不否认”基础上,特别强调两岸“治权互不否认”。那么,何谓“主权”?何谓“治权”?理论上,“主权”概念自法国学者博丹(Bodin)提出后,尽管其概念内涵几个世纪以来处于不断变化中,但目前仍有一个大体举世公认的解释,即对内的权与对外的自主权。①无论从国际法还是国内法角度看,两岸学界几乎都认同“主权”这一中文名词对应的英文单词是“sovereignty”,也罕有因为“什么是主权”而起争执。而“治权”一词,应是马英九当局对“统治权”的缩略,②并非正规的法学术语(其对应的法学术语似应为“主权权利”或者“管辖权”),勿宁将其归类为政治学概念。

以上只是简单名词分析,本文关心的不是纯学理上的概念研究,而是将法学上“主权”与政治学上“治权”概念结合起来并形成“两个互不”表述的马英九当局的政策意涵。事实上,马英九当局自提出“两个互不”后,这些年并未对其进行过正式的系统的解释,而是以表述“传统国际公法”、“中华民国宪法”来引导人们对“两个互不”中“主权”与“治权”的理解。2011年3月9日,马英九在庆祝“海基会”成立20周年会上指出,因为中国大陆仍是“中华民国宪法”第4条规定的“中华民国固有疆域”,“因此,(两岸)现阶段应做的是,在相互不承认主权前提下,可以相互不否认治权。”③2011年5月,马英九在一次国际法学会议上发言认为,“传统国际公法的承认制度无法适用于两岸关系,台湾无法、也不会承认大陆的主权,但是也不会否认大陆当局有效行使治权的事实”;④2012年9月,时任“总统府”发言人的王郁琦表示,依“中华民国宪法”和“两岸人民关系条例”,台湾与大陆“虽然无法做到相互承认,但至少可以做到相互不否认”。⑤据此大体可以推论,根据现行国际公法“一个主权只能对应一个国家”及“中华民国宪法”关于“两岸同属一个国家”的规定,马英九当局认为“主权”在两岸间是不兼容的,因此只能“互不承认”——这里,马英九当局理解的“主权”概念应该就是国际法学界普遍认同的“主权”概念。从某种角度看,“主权互不承认”是以前国民党当局“汉贼不两立”政策的延续,基础都是“一个中国”,但也似有不同:“汉贼不两立”有较强的“有我无你”、“二者存一”的意思,但“互不承认”则带有了一些“共存”的意涵,只不过是不“承认”对方的(主权)“存在”罢。

这种“共存”意涵更多地体现在马英九当局对“治权互不否认”坚持上——这也是“两个互不”中为关键的部分。事实上,上世纪80年代末“行政院长”俞国华就在“立法院”提出“一个中国,两个对等政府”。90年代初,国民党当局在《国家统一纲领》中提出两岸应该“不否认对方为政治实体”,这里虽然没有提到“治权”一词,但大体可以看作是“治权互不否认”的滥觞。随后台方正式宣告“终止动员戡乱时期”,一定程度单方承认了大陆政权的合法性。不过对于何为“政治实体”,台湾方面一直未予清楚定义,大陆方面也一直不承认“对等政治实体”的提法,这在逻辑上使“互不否认”失去可能。现在马英九当局将“主权”与“治权”明确剥离开,将“互不否认”仅限于“治权”,应该说比过去国民党当局展示了更多的诚意。

马英九当局在“互不否认”上多采用“事例证明”的模式。例如,2009年7月,时任陆委会主委的赖幸媛在评价两岸官员参与两会制度性协商时表示,“由双方官员直接面对面谈判,象征两岸已从相互否认走向互不否认,这是两岸关系良性发展重要基础。”⑥去年6月陆委会官员表示,“过去5年多来,两岸积极处理攸关民生及民众权益福祉相关议题……已具体实践‘互不否认治权’的互动原则”;⑦国台办主任张志军与陆委会主委王郁琦在APEC会议期间见面互称官衔后,台湾官方更是高调宣示这是“两岸互不否认治权”的体现。⑧不过对于台湾官方这种宣示,大陆方面并未正式认可。⑨对此,台湾方面似有不奈。近马英九接受《亚洲周刊》专访时表示,“六年前我竞选总统时,即提出此一论述,因为只有这个方式才能解决双方没有办法相互承认下的困境,而五年来这条路走通了,尽管大陆当局没有公开接受‘主权互不承认,治权互不否认’的论述,但实际上,我们仍依据这个论述在走。”⑩这里的“我们”是仅指台湾方面,还是包括两岸?结合上下文意思,似乎更倾向指“两岸”。诚如是,马英九已经把大陆方面的“不回应”解读乃至直接向世人宣示为“默认”了。

然而,大陆方面真的“默认”了吗?笔者认为,大陆方面现在依然是有顾虑的。关键在于马英九当局未说清楚什么是“治权”,其与“主权”的界线何在?例如,“治权”一词在2011年国民党官英文文宣中还曾用jurisdiction,⑪从语义学上看,这个单词是“管辖权”之义,主要指“司法管辖权”。但台“总统府”英文站在有关“两个互不”的翻译上,对“治权”基本上都译为governing authority或者authority to govern。在西方宪政语境中,govern指的是较为全面的政府统治权,包括行政权、立法权、司法权。当然,govern可高可低,可以是地方性govern,也可以是中央级govern。若是中央级govern,其实与“主权”的边界就十分模糊了,因为sovereignty(主权)的英文解释也可以是“统治高权”,是自由的不受更高权力管控的govern。⑫那么,马英九当局所说的是哪种govern?台官方似乎并未明示,但从其“两岸在治权上互不隶属”的立场上分析,其治权上的govern似乎是不受约束的,至少是没有更高一级政府约束。若是这样,这种“治权”与“主权”又有什么区别?当然,以上仅从一个角度粗略探讨,但马英九当局若希望大陆正面肯定其“主权互不承认,治权互不否认”,至少应该进一步阐释其所说的“治权”具体内涵是什么,它的权力外延界线与“主权”概念的具体差别有哪些。

【第1页第2页第3页】

三个月宝宝止咳方法
四个月宝宝发烧怎么办
宝宝咳嗽吐了是怎么回事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