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轿车与农用车

2018-09-15 11:50:02

父亲的儿子没有出生,就有这两辆农用车。农用车陪伴父亲犁地,运送农肥,把地里的庄稼,搬运回家。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父亲与农用车结伴,已经三四十年。

农用车老了,两只车灯,像老人的眼睛,眼皮下垂,老眼昏花。车厢锈积斑斑,脏兮兮的,犹如乞丐的衣裳,千疮百孔,补丁连着补丁。农用车劳累一天,像一条老牛,喘着粗气,孤孤单单,栓在家门口旁边。

农用车不再孤单,农用车有了伙伴。

伙伴是儿子买辆新型轿车,轿车与农用车,头对着头,停在一块。

农用车见了伙伴,高兴地伸出手,礼貌与轿车打招呼,您好。

轿车见脏兮兮的,乞丐似的农用车与自己打招呼。轿车手捂着鼻子,歧视地用鼻音说,走开,臭气熏天,离我远点!

农用车像老人一样,温和地说,咱们是一家人。我老了,是没你华丽。以后,我干粗活,体面的事儿,留给你嘛。

轿车捂着鼻子,白了农用车一眼说,看你那穷酸相,谁和你一家人呀。不信,明天我就不在这里了。

轿车撒娇地纠缠着儿子说,咱不是说,在城市买房子吗?那辆农用车快把我熏死了。再说了,你让我和农用车呆在一块儿,多失你的体面啊。

儿子说,买房子的钱,还不够,需要卖粮食。你先忍耐一下,过几天,让农用车把麦子拉到面粉厂卖了,咱就有钱买房子。

轿车笑了,儿子在城市有了房子。轿车骄傲,有了住宿车库。

儿子搬新家,儿子高兴,儿子邀请一帮伙伴来庆贺。

伙伴说,改革一跃千里,要不是改革开放,咱咋能在城市买新房。

另一个伙伴说,是啊,老一代人无能,就是受罪的命,不会享乐。看你爹,还开着那辆老掉牙的破农用车。

儿子皱着眉头,没出声。

伙伴歧视农用车,轿车也歧视农用车。甚至,骂农用车陈旧破烂。

轿车陪着儿子回家,路上,轿车说,热不热。

儿子说,热。

轿车把空调打开说,还热吗?

儿子说,很凉爽。

轿车说,舒服吗?

儿子说,舒服。

轿车自豪地说,我的避震很先进,你自然舒服了。看农用车那德行,又颠簸又闷热,还不让你爹把它处理掉!

儿子说,爹和它相伴几十年了,与它有深厚的感情,舍不得。

轿车狠狠说,它停在家门口,影响市容!

儿子说,在咱乡下农村,影响啥市容!

儿子经不起轿车撒娇打闹,非让把农用车处理掉,儿子说,我给爹做做工作。

儿子给父亲做工作。

儿子对父亲说,爹,把农用卖掉吧。

农用车听儿子让父亲把它卖掉,农用车老泪纵横。

父亲生气地说,不卖!它虽然老了,是咱家的骄傲。

农用车听父亲这么说,似乎浑身有劲,安然闭目养神。

儿子说,爹,别固执了,你看现在生产的新型轿车,档次高,钥匙一旋转,毫不费力就开走了。

父亲说,轿车固然好。

轿车听父亲表扬自己,立马竖起耳朵。

父亲开了几十年车,懂得机械原理。父亲接着说,科技发展与机械化同步。孩子,不要骂那时我们原始落后,你想想,没有原始的机动车机械原理,那有新型的轿车。现在新型轿车,都是在农用车的基础上改进的,你懂吗?

轿车听到自己是农用车的再现,是农用车的后代。没有农用车,就没有自己,轿车惭愧。轿车亲切端详了农用车好久,几次张了张口,很想说些什么,却没有发出声来——因为钥匙被儿子拿走。

大连减速带
输出打样印刷图片
史丹尼国际公寓效果图-广州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