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娱乐

古代文人的渔父情结

2018-11-06 18:24:45
古代文人的渔父情结 □包光潜 中国古代很多文人有一种渔父情结,他们一边声色犬马,一边寻求安宁,身在庙堂时,心向江湖;而身在江湖,心却又念着庙堂。

他们需要一个干净的地方、一个脱离世俗苦海的地方,安顿灵魂。

其实,这是物质与精神平衡的需求。

在烦扰的尘世中,他们的灵魂愿意走向江湖,走向林莽,走向人迹罕至的青山绿水,上山砍砍柴,下河撒撒网,即所谓的渔父生活,恰如李煜《渔父》所言:“浪花有意千重雪,桃李无言一队春。

一壶酒,一竿纶,世上如侬有几人?”而如此赋有渔父情结的古典诗词,几乎比比皆是,如高适的“曲岸深潭一钓叟,驻眼看钩不离手”、张志和的“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柳宗元的“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以及陆游的“一竿风月,1蓑烟雨,家在钓台西住”,等等。

到了元代,文人的渔父情结更加强烈。

在元代文人的画作中,有大量的《渔父图》,文人们追求渔父生活,已经蔚然成风。

这是由于元乃中国历史上个少数民族入主中原的朝代,文人有一种“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的心理感受,加上统治阶级的民族轻视,致使许多文人采取了不合作的态度——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许多文人虽寻得一隅安身,心灵却堕入了万劫不复的苦闷之中。

在元朝,渔父情结为浓郁的要算与王蒙、黄公望、倪瓒并称元四家的吴镇了。

他毕生庶民,不入仕途;游乐山水,留连江湖。

他一生很少结交达官贵人,往来的多是和尚、道士和隐逸文人。

生活潦倒时,吴镇便到街上卖卖小菜,委曲度日,绝不谋取官职,绝不媚俗卖画。

董其昌在《容台集》中记载:“吴仲圭本与盛子昭比门而居,四方以金帛求子昭画者甚众,而仲圭之门阒然,妻子顾笑之。

仲圭曰:‘2十年后不复尔’,果如其言。

”由此足以见得吴镇的孤傲与虔诚。

近来,我连续阅读、欣赏了吴镇的3幅主旨和图式相近的绘画。

无论是“双雁齐飞掠水面,渔父仰首看斜阳”的《芦花寒雁图》,还是“渔父凝视聚思,愿者上钩”的《渔父图》,它们均给读者传递了一种“生在红尘、洁身于梦”的超然情怀。

画寓意,诗言志。

读着,赏着,我自己似乎便成为图画中那个右手摇桨、左手执竿的渔父,忘却尘埃,心系山水,与白鹭为伴,以飞霞为友。

在《洞庭渔隐图》中,我们看到了元朝文人的一种玉洁的坚守、一种傲然的孤独、一种择壤而生的磅礴气势——近岸,三棵松树造型特别,一松旁逸,横贯两松主干,却在迷离水面上蓬勃上扬;另二松直拔而上,不倚不歪,负重昂然。

这难道不是一种象征或写照吗? 与许多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