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山信息港

当前位置:

晓荷那年玉石俱焚征文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2 来源:眉山信息港

导读

一  秋风萧瑟,残阳如血。  一个头戴斗笠的大汉疾步行走在官道上。  前面是一座大山,叫凤凰山,官道从山中穿过。翻过这座山,就是有名的永德山

一  秋风萧瑟,残阳如血。  一个头戴斗笠的大汉疾步行走在官道上。  前面是一座大山,叫凤凰山,官道从山中穿过。翻过这座山,就是有名的永德山庄。江南的深秋,草木凋零,凤凰山上却树木葱郁,一棵棵枫树夹杂其中,树叶火红似血,各种鸟叫声此起彼伏,黄昏里的大山别有一番景致。  大汉无心观赏落日、山色,只顾低头走路。  忽然,前面传来几声尖叫:“救命!救命啊!”  呼救声来自路边的一个草棚。这草棚是为赶路的人小憩和避雨而建。此时,棚里有一男一女两个人。男的把女的压在身下,一只手伸进了女的内衣里。女的拼命扭动身体,嘴里喊着救命。  赶路的大汉略一迟疑,身子如离弦之箭,几个起落,人已站在草棚里。  “放了她!”  压在女人身上的男子猛然听到一个冰冷的声音,吃了一惊,回头一看,不知何时身后多了一个人。这人戴着斗笠,左眼是一个伤痕累累的洞,看着让人恶心,左手衣袖也空荡荡地垂着。原来大汉不但是独眼,而且独臂。男子惊愕了一会,回过神来,朝那独眼大汉吼了一声:“管什么闲事,滚!”  独眼大汉面部抽搐了一下,嘴里又冷冷地吐出三个字:“放了她!”  “你找死!”男子大怒,从女人身上爬起来,对着独眼大汉扬手就是一巴掌。  独眼大汉脚下一动,避过了那一巴掌。  “咦,看不出来,还是个练家子!”男子有点意外,左脚往前一探,右脚跟上,右拳一个黑虎掏心。  独眼大汉后退一步,右手往外一带,男子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男子收住脚步,就势飞起一脚。  独眼大汉往旁边一闪,男子这一脚踢空了。  男子上前一步,一个双峰贯耳。  独眼大汉一缩头,人又闪开了。  “我已让了你三招,再不住手,休怪我手下无情!”  这男子外号“快腿李”,是永德山庄的弟子,哪里把这个缺胳膊少眼的残疾人看在眼里,也不答话,左手虚晃一下,右脚闪电飞出。  独眼大汉不闪不避,抬起左脚,瞅准男子踢来的右脚就是一下。  男子惨叫一声,双手抱着右脚在地上打滚。  那被男子欺负的女子早已起身,躲在草棚的一角,看着两人打斗,吓得瑟瑟发抖。  独眼汉子走过去,低着头,面无表情地说:“这位小姐别怕,快快回家去吧,不然,等会天就黑了。”  女子如梦初醒,忙起身向独眼大汉行了一礼,急急奔出草棚。  独眼大汉喊了一句:“且慢!”  女子愕然,停步转头。  独眼大汉弯腰捡起地上的衣服。  女子红了脸,由于惊慌,刚刚被男子剥掉的衣服忘了穿,忙退回来,接过独眼大汉手里的衣服,千恩万谢地去了。  眼见女子走得不见了身影,独眼大汉准备赶路。身后,男子已停止了滚动,站起身,从身上抽出一把短刀,狠狠刺向独眼大汉。  独眼大汉哼了一声“找死”,身后仿佛长眼,右手一挥,手掌快触及男子胸口时,硬生生收回了五成力道,饶是如此,那男子还是一头栽倒在地,一动不动了。    二  永德山庄是宝阳府有名的庄园,它的主人姓宁名德彪。宁德彪在本地算得上一个响当当的人物。本地流行一句这样的话:天上雷公,地上德公。他不但人长得相貌堂堂,而且还有一身好功夫,铁砂掌练得炉火纯青,人送外号“铁掌宁”。  永德山庄其实就是江南一个小武林门派,门下弟子有好几百人。  早晨,太阳还没从凤凰山上冒头,宁德彪就在屋旁的竹林里指点儿子练武。儿子叫宁燕如,今年十五岁,长得眉清目秀。这小子从小不喜舞文弄墨,偏偏喜欢习武。此时,只见他腾、跃、闪、扑,脚步灵活,身手敏捷,真的像一只燕子在竹林里穿来穿去。  “燕儿,刚刚你那一脚力度不够,方位也稍有差错。你要记住三个字:准、快、狠。”宁德彪笑着提醒儿子,颇有涵养、风度。  “是,爹爹。”燕如一边答话,一边挥出一拳。  正在此时,一个大汉急匆匆跑了过来,老远就大叫:“师父,师父!”  “什么事这样慌慌张张?”宁德彪望着来人,脸上还是挂着笑容。  “不好了,快脚李被人打伤了。”来人喘着气说。  “谁打伤的?现在在哪?”宁德彪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在大厅。”  “走,看看去。”  宁德彪随着来人来到大厅。  大厅地上,躺着一个男子,脸色惨白,双眼紧闲。  “快脚李是在哪受的伤?可曾看到伤他的人?”宁德彪望了一下大厅上的弟子。  “是在凤凰山下路边的草棚发现的,发现他时只有他一个人。”一个弟子说。  宁德彪走过去,观察了一会,忽然,一把撕开快脚李胸前的衣服,胸口上赫然有一个黑色的手掌印。  “药手!”宁德彪微微一震,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看来此人是手下留情,只用了五成功力,不然,只怕……去倒碗水来!”  一个弟子应声倒了一碗水过来。  宁德彪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瓷瓶,从里面倒出一颗黑色的药丸,一手托起快脚李的后背,一手把药丸放进他的嘴里,然后灌了一口水。  功夫不大,快脚李喉头一动,悠悠醒转。  “说,是怎么回事?”宁德彪一双眼睛威严地盯着快脚李。  快脚李哪敢说实话,眼珠滴溜溜一转,说:“师父,弟子昨天傍晚经过凤凰山脚下,听到路边草棚有女子喊救命,过去一看,原来是一男子欲对女子行不轨,弟子出手相救,没想到反而……”  “你如果说了半句假话,定不轻饶!说,伤你的人长什么模样?”宁德彪紧盯着快脚李,眼睛似乎要把他的心看穿。  “那人四十来岁样子,长得高大,只有一只眼睛,一只手。”  独眼,独手,长得高大,还会药手……宁德彪沉吟着,忽然一个人出现在脑子里,不由脸色大变。  宁德彪沉思了一会,脸上慢慢又浮起了笑容,他问:“张管家在哪?”  “刚刚好像出庄去了。”一个弟子答。  “叫他到后花园来见我。”宁德彪说完,走出大厅,往后花园走去。    三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乾,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栏。难,难,难!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  歌声如泣,琴声呜咽。  后花园的凉亭里,一个女子一边抚琴,一边低声吟唱。这女子着一身白衣,面若桃花,清秀可人,一双妙目却露出淡淡忧伤。  “好幽怨的琴声,好凄婉的歌声!馨儿,这唐婉的词在你嘴里唱出来简直能让闻者断肠。你这么喜欢这阕词,莫非有什么心事?”宁德彪悄无声息地来到了凉亭里,顺手为女子披上一件衣服,“早晨露寒,千万别着了凉。”  那叫馨儿的女子闻声抬头,见宁德彪站在身后,忙起身说:“多谢师兄!师兄怎么又取笑馨儿了?馨儿能有什么心事?只是馨儿喜欢唐婉这阕词倒是真的。”  宁德彪哈哈一笑,走上前去,把那女子揽进怀里,嘴里却不饶人:“馨儿此言差矣,我这哪里是取笑?刚刚听你的琴声和吟唱,分明满腹哀怨,那凄苦,只怕比唐婉还厉害百倍。馨儿莫非心里在恨为夫?”  女子粉面一红,挣脱宁德彪,嗔道:“师兄说哪里话!明天就是重阳节,是爹爹的生日,也是他的忌日,馨儿一时想起爹爹,心中苦闷,所以弹琴排遣,没想到师兄还来取笑,玉馨不理你了。”说完起身欲离开。  宁德彪忙一把拉住女子,说:“馨儿少坐片刻,我今天忽然也技痒,待为夫也为你弹唱一首。”  宁德彪说完,走到琴前,双手轻拂,嘴里轻轻唱起来,唱的却是陆游的《钗头凤》:“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  随着宁德彪弹唱,那白衣女子竟如醉如痴,眼里隐隐闪着泪光。  一曲尚未唱完,只见两个大汉急急奔凉亭而来,其中一个面色蜡黄的汉子双手抱拳说:“庄主找在下有何吩咐?”  宁德彪见了来人,忙停止弹唱,站起身说:“张管家来得正好,昨天傍晚快脚李被人在凤凰山下的凉亭打伤,伤人者用的武功是药手,我怀疑以前那个杀师的叛徒并没有死,此番回来寻仇,我们要早做准备。你先带人到凤凰山周边去查探一下,我随后也到各处转转。记住,对方武功深不可测,千万要小心!”  “啊……在下这就去。”张管家说完,脸上惊疑不定,转身大步离开。  张管家走了后,白衣女子对宁德彪说:“师兄刚刚说那个杀师的叛徒又回来了,是真的吗?”  “现在还不能肯定,但我有种预感,那个畜生没有死,这次回来,只怕是来者不善。”  白衣女子听了,好像傻了一样,脸上的神色像在哭,又像在笑。  宁德彪握住她的手,在她耳边轻轻说:“馨儿别怕,一切有我。走吧,你先回房,我出去准备一下。”  宁德彪夫妇刚走,花园深处的树林里,一个人影一闪而逝。    四  十五年前,永德山庄出了一件轰动宝阳府的公案——永德山庄的老庄主,一代南拳宗师杨震南被人害死了。而凶手就是他的徒弟石虎。  石虎害死了杨震南,让人大感意外。  石虎是个孤儿,从小被杨震南收养。杨震南抚养他长大,教他习武,把他视为己出。他长大后,在当地也有一定的名声,人送外号“药手石”。杨震南对他恩重如山,他怎么会杀死恩师呢?  说起来,都是因情而起。  杨震南有一个独女,名叫杨玉馨,人长得貌若天仙,还练成一身好功夫,琴棋书画也样样精通。杨玉馨和石虎从小一起玩耍,一起练武,青梅竹马,慢慢产生了感情。  杨震南手下还有一个徒弟,名叫宁德彪。宁德彪喜欢杨玉馨,简直到了痴的地步,平时是挖空心思讨好,明里暗里表白。  石虎和宁德彪是杨震南喜爱的两个徒弟。两个人都长得高大威猛,相貌堂堂。只是两人性格相差很大,宁德彪温文尔雅,石虎粗野直率。两人的武功也各有千秋,一个练铁砂掌,一个练药手。铁砂掌是硬功,能碎砖断石,伤人后表面不见痕迹。药手需要强大的内力,练的时候常常把手掌放在调制好的药水里浸泡。药手伤人后,往往会在人的身体上留下一个明显的黑色手印。中了药手的人,不但有硬伤,还会中毒。  石虎和宁德彪都喜欢杨玉馨,杨震南有点为难。论人品,论出身,宁德彪是女婿不二的人选。但杨震南知道,石虎和杨玉馨从小一起长大,有很深的感情,再说,自己没有儿子,早已把石虎当做一家人看待。  权衡再三,杨震南做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决定——把杨玉馨许配给宁德彪。  离重阳节还有三天的时候,杨震南宣布,重阳节那天为宁德彪和杨玉馨举行婚礼。杨震南这么仓促地宣布宁德彪和杨玉馨的婚事,有他自己的考量。一是江湖儿女,不拘小节,凡事讲究爽快;二是怕夜长梦多,节外生枝;三是重阳节那天,也是杨震南的生日。  消息一传出,张管家来报告说,石虎把杨玉馨抢走了。  这还了得,堂堂一代宗师,女儿在成亲之前,被人抢走,脸面何在?杨震南大怒,传下命令,一定要把石虎和杨玉馨捉回来,捉回来后,要废掉石虎的武功,打断他的手脚。  于是,杨家的弟子倾巢而出,终于在第二天,把杨玉馨和石虎捉了回来。石虎被捉回来后,不但不思悔改,反而当着大家的面说:“这辈子非玉馨不娶,就算死也要跟玉馨死在一起!”  玉馨也哭哭啼啼,悲悲切切。  这一下更是火上浇油,杨震南火冒三丈,下令把石虎关起来,等过了重阳节,宁德彪和杨玉馨成亲后,再处置他。  可就在重阳节的前一天晚上,永德山庄出事了,杨震南被人打死在床上。杨震南的胸口有一个乌黑的手印,他是死在药手下。而关在屋子里的石虎踪影全无。  药手很难练成,永德山庄只有石虎一人会药手,他又不见了,明摆着,是他因爱生恨,打死了杨震南。  杀师,大逆不道,整个永德山庄的人都义愤填膺,大家发誓要把石虎捉回来,千刀万剐。  杨玉馨悲痛欲绝,骂石虎不是人,恨自己瞎了眼,看错了人。  第二天早晨,石虎在凤凰山上的一个破庙里被发现。当时,他还在睡觉。  宁德彪带着永德山庄的人把破庙团团围住。  石虎被庙外的嘈杂声惊醒,走到庙门口往外一看,只见到处是永德山庄的人,个个咬牙切齿,横眉怒目。  石虎刚想发问。为首的宁德彪一声怒喝:“大家上,杀死这个畜生!”  永德山庄的人发一声喊,也不顾什么江湖规矩,一起冲上去,刀枪棍棒一齐往石虎身上招呼。  石虎也怒火中烧,长啸一声,双掌左右翻飞。只听一片哀叫之声,永德山庄的人被他手掌拍中,不是折手,就是断腿。  石虎不想杀人,只想脱身,边打边跑,眼看要突围而出。这时,只见宁德彪忽然欺近,使出铁砂掌。这两同门功力相当,且都擅长用掌,一时打得难分难解。打了一阵,宁德彪渐渐落了下风。忽然,他手一抖,撒出了早准备好的石灰。石虎惊叫一声,双手捂住双眼。趁此机会,宁德彪一掌拍出。石虎觉得劲风扑面,慌乱中一闪,左眼还是被掌扫中,眼珠迸裂,鲜血飞溅,人也跌倒在地。张管家紧跟上去,手中的刀一挥,石虎的一只左手被齐根砍了下来。 共 14042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好的治男科专科医院
昆明的治癫痫研究院
治羊角疯病医院哪家好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