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

如蚕咀嚼桑叶的雨夜

2018-09-15 11:06:36

如蚕咀嚼桑叶的雨夜,心静如谷。

连续奔波后的疲惫已缓释,眼睛亦回复它应有的光亮。

灯下,我整理我刚买的书,我小心翼翼,如同抚摸初生的婴儿,只想给它们我应有的温柔。

《洛丽塔》和《微暗的火》之后,我开始信任纳博科夫,甚至超过米兰·昆德拉。《黑暗的笑声》里充满着欲望、诡计和骗局。《斩首之邀》,纳博科夫自言是自拉自娱的小提琴。我看到这句话时,隐隐地笑起来,笑这个可爱又狡猾的老家伙。在《玛丽》的扉页,除了惯有的“献给薇拉”之外,有一句普希金的话“回忆起了往昔,令人神魂颠倒的爱”,这让我心动,甚至有写一个长篇小说的冲动。我还不能体会叶芝的《当你老了》的心境,但我的确经历了裴多菲的《我愿意是急流》那样的感情。这世上没有那么多的梁祝化蝶,也没有那么多的罗密欧与朱丽叶,更多的是在回眸的河流依然有温润的情绪,而现实的目光刺痛了你的双眸。

韩国的长篇我仿佛只读了《菊花香》,对于韩国文学我总是不以为然,我知道这可能是我的偏见,也可能源自曾经认识的韩国老板。我已经读了《红楼梦》,也研读了丰子恺译的日本经典《源氏物语》,而且这次又买了林文月的译本,有机会我还想买唐景成译的图文本。这一次,我买了被誉为韩国的“红楼梦”的《春香传》。

我一向偏爱诗歌,喜欢沉浸在诗意的美里。《主潮诗歌》是《诗探索》的主编吴思敬编的一个旧的集子,里面有几位我喜欢的诗人如郑敏、翟永明、王小妮、苏金伞……尤其是苏金伞,这个并不盛名的诗人的《埋葬了的爱情》在十多年前就让我感动莫名,长夜泪流。《里尔克精选集》黑底白花的装帧显得庄重雅致,我越来越喜欢里尔克文字里流露出来的气息。尤其是冯至译的《豹》,它曾让我无数次想起我那些压抑而无助的岁月,幸好我千辛万苦的逃离,才有今天自由的灵魂。

那些无助和茫然的岁月,是我人生中的一段心灵的黑暗。我无数次一个人在深夜的校园里来来回回地走,如同一个幽灵。也许每一个人活着都会有一个心灵的黑洞,并且无从诉说,是因为阿德勒在《自卑与超越》里分析的“自卑情绪”吗?

但我知道我内心的疯狂,我执着于阅读,什么也不为,只为一颗孤独的心需要文字的抚慰。在近二十年的挣扎里,我依然坚持初的梦想。我也曾唱“我们的家乡,在希望的田野上”,我也曾像童安格一样追问“明天你是否依然爱我”……谁能被谁征服?在这个雨夜,我的嘴角再次浮起笑意,让往事随风飘。

这些年,文字照亮了我的心,也照亮了我的生活,我渐渐摆脱了那种患得患失的状态,只默默地走自己的路。这是我选择的生活,我有怨无悔。灵魂深处的快乐才是真正的快乐,哪怕那笑里带着泪痕,我感激岁月的慈悲。

我的守候里,没有《追忆似水年华》的奢望,也没有《巴黎圣母院》的野心。我只想活着应该有一种超越肉体本身的追求,谋肉体的暖,更谋灵魂的暖才是一个大写的人应该坚守的高贵。

许多人都推崇夏多布里昂,尤其大作家雨果对其推崇备至。我犹豫了很久,还是买下了三卷本的夏多布里昂的加起来两千多页的《墓后回忆录》。我希望能翻越这座山,然后远望托翁的《战争与和平》。

雨还在下,我点了一根烟。

日照封口机
代理进出口图片
山水绿世界位置交通图-三亚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