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山信息港

当前位置:

儿子书母亲

2018/09/15 来源:眉山信息港

导读

我突然间想起母亲了,自己仿佛飘过远方,看到了她鬓角花白,满面皱纹的模样。她向我轻轻招手,微笑,汗水却接连不断的从她脸庞流下·&

我突然间想起母亲了,自己仿佛飘过远方,看到了她鬓角花白,满面皱纹的模样。她向我轻轻招手,微笑,汗水却接连不断的从她脸庞流下······

母亲是老了。

母亲老了,已不是现在突然的察觉。那是上一年,也许更后一年的时候,她来学校来看我,或者说让我再看一看她——她又要去外面奔波了,所以让儿子看看,看看儿子。她穿一件淡粉色的运动衣,我不知道是不是她的,以前没见过。感觉又不是她的,衣服太宽太大,使她的身躯,面庞看上去瘦了一圈,单是浅淡的颜色便是她苍老了几十岁;眼角脸颊的皱纹像坡上的沟壑分明清晰地爬满她的笑容,纵使她轻快欢畅地对我说她明天就要走了,我仍然发现,母亲,确实老了。但仍旧要为这么一个不争气的孩子在外面拼命····

而如今的突然想起,母亲分明是愈加苍老了,她的年纪已快支撑不了这份苦痛。就像工地上的施工员说的一样:这么老了还敢这么拼命啊!而母亲仅是回答:再干几年,趁着还干的动,多挣点钱,把儿子供出去就好了。然而,我却让母亲失望了,或许等着这个隐藏的失望蓄积着能量,再在某一天以绝望去谋害母亲的生命!

就像母亲胃病一样,我仅是夜半听着母亲的辗转翻腾声,不以为意,并不问候一声,任由胃痛象恶魔一样折腾着母亲瘦弱的身体,让她一个人承担了所有的痛。关于母亲的胃病是三姨告诉我的,那时的我叫“迷惘”冲昏了头脑。三姨说,你爸这个样子,你也这个样子,不争气,是不是你父子要把你妈气死才罢休。我那时并不清楚我是怎样一个样子,只晓得父亲不肖,做事不像话,叫他去亲戚家筵席,自己却拿着钱坐在垭口上打了一下午的牌,气得母亲哭着眼泪,流着鼻涕说离婚,让她个人过,管我俩爷子干什么······总之,父亲做事很让人失望痛心。接着三姨继续说,你晓不晓得你妈在外头怎么过的哟?她胃痛得哭,想死!自己只是在摊子上随便拿点儿几块钱的药,你想一下,她为了哪个?还不是为了你!你还不争气,和着你老汉儿一起气她······

我这才明白母亲的病原来这么重了,还有我那时撞了邪一样的整天不笑一下,不吭一声给了母亲怎样的伤害。让她以为她又做错了什么,以至于这个儿子竟这样对她!有时怀着不安问我,是否是病了什么的,而我仅说了一句“没有”来搪塞她便扯上被子整个头盖上,使她隔三岔五地来叫我去看看病,或者自己要保重·····而她自己,却要怀着对儿子的担忧和枕着狠命的痛在一间空荡荡的屋里备受煎熬。默默的承受着苦痛还不忘给儿子煮一锅猪肝汤。但这个儿子却是那么不懂事,坚决的不喝“喝点儿吧,很好吃,煮了一大锅,吃不完》”“说了不吃就不吃嘛,我睡了”接着便留她一个人端着碗望着闷在床上的儿子,望得泪水从她微陷的眼眶流出来,悲伤心痛地木然地走下楼去,坐在门口,呆呆盯着手里还在冒着热气的猪肝汤···

如今的想起,除了悔恨,余下的全是母亲心里满得爬白头的失望和悲痛。不过这份失望又会存在几时呢?想罢现在母亲仍旧是两手按着胃,一边吞着泪水,一边望着天边想:现在儿子该好些了吧。

差压变送器
会议麦克风图片
三花国际1-60㎡户型图-杭州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