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山信息港

当前位置:

海协会副会长张铭清谈告台湾同胞书发表30

2019/10/13 来源:眉山信息港

导读

海协会副会长张铭清谈《告台湾同胞书》发表30周年1979年元旦,全国人大常委会发表《告台湾同胞书》,宣示了大陆对台政策的转变,具有划时代

海协会副会长张铭清谈《告台湾同胞书》发表30周年

1979年元旦,全国人大常委会发表《告台湾同胞书》,宣示了大陆对台政策的转变,具有划时代的历史意义。  至今,整整30个年头过去了。现任海协会副会长、厦大学院院长的张铭清先生,一直工作在对台工作的前沿,他是两岸关系中一些重大事件的参与者和见证人。昨天,本报在厦大学院院长办公室采访了张铭清先生。  窗外寒风瑟瑟,屋里暖意融融。醇厚的音色、睿智的谈吐、温和的眼神———张铭清特有的儒雅风度,一下子拉近了与彼此的距离,屏幕上的发言人,变得好近好近……两岸关系中一个个活生生的片断,在他的话语间一一重现。  30年,弹指之间。对于一个人来说,人生没有几个30年;而对于历史,30年,不过是白驹过隙……

[NextPage]  读研究生时的他,十分激动 反复研读《告台湾同胞书》  :30年前,您还是一名研究生。作为文革后恢复研究生招生制度后的批研究生,《告台湾同胞书》发表,在当时的您看来,有怎样的意义?  张铭清:我觉得这是解决台湾问题、发展两岸关系的一个非常大的事情,是党和政府对台工作的一个转折点:建国初期,我们的对台政策是“武力解放台湾”;从1955年开始,周恩来总理提出,“用和平的方式解决台湾问题”;后来,随着国际、国内形势的变化,党和政府对台政策也随之发生变化,《告台湾同胞书》的发表,就是对台政策的一个重要宣示。  其中主要的内容之一,就是提出两岸“三通”。因为从1949年到1978年,两岸隔绝了近30年,当时蒋氏当局提出“不妥协、不接触、不谈判”、“国共两党的交流就是子弹的交流”等论调,两岸一直处于军事对峙状态

。《告台湾同胞书》的发表,实际上就是表达了中共中央打破军事对峙、实现两岸“三通”的愿望,顺应历史潮流,更符合当时两岸人民的共同期待。  :您当时的感受激动吗?  张铭清:非常激动!我反复读,读了好多遍!  :反复读好多遍?  张铭清:是的。当时我刚考进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系不到半年,我们是文革后恢复研究生招生制度后的批研究生,我所在的业务专业全国只招33人,平均差不多一个省只取一个,我是福建省当年的一个业务专业研究生。过去,福建是对台的前线,两岸炮声隆隆、硝烟弥漫,我们福建人感触特别深

。说起来也巧,我现在工作的厦大,当时就是军事禁区,而我可能因为长期生活在福建,对台湾问题尤其敏感。  :您当时也正是思想上比较成熟的时期,敏感地意识到这是一个转折吗?  张铭清:呵,那一年我30出头。当时,我们研究生院系就在人民社院内,系大楼就挨着人民部,每天一大早,就能拿到报纸。那天是元旦,《告台湾同胞书》发在头版头条,报眼上就是国防部长徐向前发表的关于停止对大金门等岛屿炮击的声明,从版面语言来看,这是一个非常突出、也是非常善意和有诚意的表达。感受到其中的深意,我很激动,反复地看,反复琢磨。  是官员,是学者,也是人。亲身感受两岸关系的分分合合,记忆中弥足珍贵的片段……

[NextPage]  时代在发展关系在变化 他从严肃发言走向轻松幽默  :1981年,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叶剑英向新华社发表谈话,您当时在人民福建站工作,成为一名;1993举行“汪辜会谈”后,您进入国台办工作,先后担任过国台办主任助理、局局长、发言人;李登辉执政时代,您正好担任发言人……身处这几个历史阶段当中,您印象深刻的是那些片段?  张铭清:记忆中的事情很多,印象深刻的事情也很多。  1993年,我到国台办工作,1994年就发生了“千岛湖事件”,台湾游客及浙江千岛湖风景区导游、船工共32人在游览时遭遇抢劫并遇害。当时,我带着人民社、新华社等大陆媒体前去采访,台湾媒体也派出大批。由于采访渠道不畅通,台湾媒体到处打听,发布了很多不符合事实的消息,李登辉出于破坏两岸关系的目的,趁机借题发挥,大做文章,给当时的两岸关系造成了非常消极的影响。  后来总结这个事件的教训,我们对重大的涉台事件,及时向各界通报情况。后来,根据对台工作的需要,又建立了发言人制度。  :2000年,您担任了发言人。  张铭清:此前,涉台的由外交部发言人发布。但台湾问题是中国内政啊,所以,2000年,国台办建立了发言人制度。但由谁来发言呢?因为我是局长,又长期在单位工作,国台办提议并经中央领导批准,我成了国台办位发言人

。  :所以,您就成为国台办位发言人了。我们注意到,近以来,您都以一种感性、轻松的态度来表达,这与您以往在发言时的状态不同,您的包容、幽默、举重若轻,都带给了台湾民众良好的观感。  张铭清:这可能是跟发言的内容有关吧。李登辉、陈水扁执政的年代,我们经常要驳斥“台独”分裂势力的言论,发言的时候表情当然会比较严肃。这次我去台南,民进党一些人为了煽动对我的袭击,就制造舆论说:“这个人把‘台独’当眼中钉,态度像解放军。”  呵呵,而实际上,我不是一个不苟言笑的人。有一次,我在美国参访,与当地华侨华人相处十分融洽,他们看到我谈笑风生,平易近人,就说:“原来这个人也会笑啊!”哈哈,当时,我笑得很灿烂。  :记得“5·12”地震时,我在四川遇到您,您跟我说,“这是两岸关系发展的一个契机”。当时,您在与台湾派出的搜救队长欧晋德、医疗队长陈长文先生见面时的表达,就很感性了。

[NextPage]  张铭清:患难时刻见真情。在危难时刻,两岸同胞情同手足、患难与共的骨肉情谊,一下子被激发出来。当时,台湾同胞对灾区的关切,对我们的援助,让人感动。  :您当时也与被困震中的彰化乡亲,彼此结下深厚的友谊。  张铭清:呵,我在台南遇袭后,那些在汶川地震中我帮助他们安全转移的彰化乡亲,在电视上看到后于心不忍,给我寄了两箱酥饼表示慰问。回来时,我提前从高雄出发,在高雄小港机场、在飞机上、在香港机场,一路上,遇到的台湾同胞都向我鞠躬

,表示歉意。连乘务长、机长都上前表示关切、问候。台湾的朋友,一见到我也都不断说“对不起,让您委屈了”。我想,袭击我的极端分子只是极少数人,大部分台南乡亲,都是朴实、友善、以礼待客的。  :听台湾说,您回来时,在机场发表的那段感性的谈话,让很多台湾民众看到电视就掉了眼泪。  张铭清:我只是有感而发。我到台湾后,来找我的朋友很多,打到没办法接,有的朋友为了等我,在宾馆等到凌晨两三点。我回来后,大家坐在沙发上,很随意地聊天,说一些心里话,非常轻松自然。  :所以,“知之越深,爱之越切”。  张铭清:应该是这样。记得有一次,与台湾客人会见前,我们在私底下和他们开玩笑时就说:“你们叫我‘共匪’,你看我长得像不像‘匪’呀!”对方回答:“你们不也是叫我们‘蒋匪’,你说我长得像‘匪’吗?”大家哈哈大笑。  :这应该就是“相逢一笑泯恩仇”了。  张铭清:我想,这就像胡锦涛总书记在纪念《告台湾同胞书》发表30周年座谈会中提到的:海峡两岸中国人有共同终结两岸敌对的历史,竭力避免再出现骨肉同胞兵戎相见,让子孙后代在和平环境中携手创造美好生活。  历史机遇来之不易,致力于两岸交流,只争朝夕……

[NextPage]  30年遗憾盼来大好机遇 他为两岸事业辛勤耕耘  :经过30年,您已经满头白发了,回过头再看看这段蹉跎岁月,感慨吗?遗憾吗?  张铭清:当然有遗憾,但事物发展有其客观规律,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这是必经的一个历史阶段。中国人讲“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我们看到,两岸军事对峙了30年;从《告台湾同胞书》发表到两岸实现直接“三通”,又是一个30年过去,凡事不会一蹴而就,30年是一个积累的过程。  :积累互信?  张铭清:是!《告台湾同胞书》中,我们首先提出了“三通”,经过30年的积累、磨合,现在终于瓜熟蒂落,水到渠成!  :您在《紧紧抓住来之不易的历史机遇———写在〈告台湾同胞书〉发表30周年之际》一文中提到:“30年的蹉跎岁月,应该由只争朝夕的精神来补偿”。现在,您致力于两岸交流事业,就是想弥补这么多年的蹉跎吗?  张铭清:是的。媒体是两岸互相了解的一个窗口,像时任中国国民党主席连战、亲民党主席宋楚瑜、新党主席郁慕明的大陆之旅

,台湾媒体全程报道,在台湾民间引起了很大反响,“原来大陆变化这么大呀”,“原来大陆并不是处在水深火热中啊”。媒体的镜头很直观,一下子拉近了两岸的距离。  :所以,今年6月,您参与成立了海峡两岸与传播研究交流中心,依托这个平台,您下一步的构想是什么?  张铭清:我自己原本就是个工作者,又在国台办工作了十几年,在台湾有许多交往很深的界朋友;现在,我在海协工作并兼任厦大学院院长。所以,我希望在当前两岸交流十分有利的形势下,积极推进两岸交流。  目前,海峡两岸与传播研究交流中心正在规划2009年的工作,包括两岸媒体高层的研讨、培训、来往、交流都要做起来,我也正在与各方面沟通,希望能把这项工作做得更好一些。  :作为海峡两岸关系协会副会长,您对下一个30年,有怎样的期许?  张铭清:从2009年开始,再过30年,毫无疑问,中国一定会成为一个强国,中华民族一定能实现毛主席说的“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邓小平生前说过:“希望台湾问题早日解决。”虽然台湾问题非常复杂,光一个“三通”就走了30年,但现在两岸关系处在一个转折点,机遇之门又一次向海峡两岸的中国人徐徐打开,我相信,只要两岸人民携起手来,中华民族一定会再次昂然屹立于世界强国之林。导报林靖东/文黄少毅/图

新零售平台
怎么自己做微商城
分销系统设计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