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山信息港

当前位置:

商后

2019/06/21 来源:眉山信息港

导读

说完他在她唇间亲啄一记,而后便离开了。⊙↙有意思書院wWw.heihei 66.Com●↙∷刘萱目送他走远,这才转身回了殿中,回殿之后便让冬

说完他在她唇间亲啄一记,而后便离开了。⊙↙有意思書院wWw.heihei 66.Com●↙∷刘萱目送他走远,这才转身回了殿中,回殿之后便让冬梅备了笔墨,书信一封让她给钱通送去。信中并无其它,只是让钱通有任何事情都写信来报罢了。李澈是个守信之人,自与刘萱将话说明之后,每去见曹莹之前,定会让亲自前来知会刘萱一声,见过曹莹之后,也来见过她,告知她今日与曹莹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事无巨细都讲的明白。日子一天天过去了,刘萱行动越发不便起来,甚至有好几次起身,都觉得下身疼痛。巩院首本是让刘萱多多走动,以便容易生产,可一次把完脉后,却皱眉对刘萱道:“娘娘生产只怕就在这几日了,虽未足月,但对双胎来说已是不易,娘娘这几日安心躺着修养,腹中一日抵过外间十日,能多一日也是好的。”刘萱点了点头,说不担心是假的,毕竟此次是双胎,而且月份不足,再者如今乃是冬季,对新生儿而言并不是个好时候。李澈听闻之后,也将所有公务般到了甘露殿,每日除了上朝,便都是在甘露殿中度过。如此又过三日,终于到了年关。宫中每年的聚宴却是不得不举行的,刘萱因为身子不便未曾出席,她静静的躺在床上,心中只记挂着一件事情,那便是让孩子们再腹中多呆些时日,哪怕是多一天也好。晚宴过后,李澈并没有回甘露殿,也未曾派人来知会一声,刘萱本以为是宴席晚了些,便派了小柱子去打听。小柱子没多时便回来了,回来的时候面色有些不好,刘萱再三询问,他才低头道:“陛下席间多饮了些,似乎有些醉酒。曹贵妃已经将陛下迎回了她的殿中。”刘萱闻言微微皱眉,即便是如此,崔来福也该来回一声才是,她正要询问。却见小柱子咬着唇,似乎有些不甘模样。“发生了何事?”刘萱开口问道:“陛下可是身体不适?”小柱子闻言摇了摇头,他有些欲言又止,又有些不甘与气愤,似乎是受了什么委屈一样。刘萱有些奇怪了。小柱子本是李澈的贴身太监,整个宫中的宫人除了崔来福,谁人不给他几分薄面?莫不是去问话的时候,曹太后又为难他了?想到此处刘萱宽慰道:“曹太后毕竟是太后,她若为难你,你也只得忍耐,躺若实在气愤不过,你就告知我,待我有空之时,定前去替你讨个公道。”她本是宽慰小柱子。却不曾想小柱子听了这话,却是一吸鼻子,似乎要哭了。刘萱见状急忙开口:“你莫要难过,此事是我不对,明知晓你前去问话,定然会受为难,还派了你去……”“小柱子不是为了自己!”小柱子抬头看着刘萱,面上的委屈之色更浓了:“娘娘这般好,小柱子从前确实是因为陛下之故才真心待娘娘的,可这么久相处下来。小柱子是真心拿娘娘当了主子的。”刘萱笑着点了点头:“我知晓的,只是你不是为了自己,又是为了何人这般委屈?”小柱子低了头,低声道:“娘娘如今身子不便。这话小柱子本不该说的,可小柱子实在不忍瞒着娘娘。”刘萱心头隐隐有了些不好预感,她轻声道:“你但说无妨,我并非那般容易受打击之人。”小柱子吸了吸鼻子:“今日宴时,曹太后提及充盈后宫之事,陛下……陛下虽然拒了。但……但陛下却说……却说要封曹贵妃为后!”他说完低了头不敢抬头去看刘萱,一旁的冬梅与花影急忙道:“小柱子,你可切莫胡言!”小柱子委屈的眼泪都快出来了:“小柱子没有胡言,此事已经人尽皆知,两位若是不信,随便找个外间的宫人一问便知真假!”冬梅与花影愣住了,小柱子自然不会将封后一事随口乱说,他既然说了,此事定然便是真的。三人不由担忧的朝刘萱望去,可刘萱却是一片平静之色。刘萱垂了眸子,轻轻抚摸着高高隆起的腹部,淡淡道:“无妨的,封后也罢,不封也罢,现在我并不想理会这些事情,如今我只想着腹中胎儿。”冬梅与花影低了头,心头皆是恼恨,陛下怎会如此行事!即便是对娘娘没了宠爱,也不该在娘娘即将生产之时,说出要封曹贵妃为后的话来!难道陛下就不担心娘娘受了刺激,影响了生产么?!刘萱叹了口气,抬头朝她们笑了笑:“既然今日陛下不过来,咱们便早些歇着吧。”冬梅与花影担忧的看向刘萱,刘萱朝她们宽慰的笑了笑:“不必担心,我很好。”冬梅与花影心中虽是担忧,可刘萱这般说了,她们也只得服侍着她躺下,而后熄了灯盏退了出去。寝殿的门被关上了,刘萱睁开眼看着满室的漆黑,心头一阵苦笑,信他?她确实信了,信了他的承诺,信了他不会辜负她,信了他不会再有任何事情瞒着她。可呢?他仍是瞒了她的,或许在他眼中后位仅仅是位置?对他而言并不重要,自己而言也不重要?刘萱苦笑着摇了摇头,怎会不重要呢?她虽然不曾说过,可他心中应该比任何人都明白,贵妃再贵,那也只是个妃,说到底仍是个妾室罢了。自她知晓生母乃是因为父亲宠妻灭妾致死,她便立过誓,此生不为妾室也决不允许夫君纳妾,可自遇到了他,自己的誓言便成了一句空话,而如今更是要成为一个笑话!她默默闭了眼,缓缓摇了摇头,罢了罢了,事已至此想这些又有何用?若是不曾与他相识,不曾对他动情该有多好。不对!刘萱猛然睁开眼,李澈醉酒了?不,他不会醉酒的。他的性子她清楚不过,他决不会允许自己有任何不能把控自己的时候,所以他即便高兴亦或是动怒,总是保持着清醒与神智。决不会让这些情绪冲乱了他的理智。所以醉酒这种事情,是绝不会发生在他的身上!那么今晚这一切便是他故意为之了,他是为何这般做呢?为了安抚曹家一脉?不会,他若想通过封后来安抚,绝不会等到今日。刘萱思来想去也寻不到答案。她想不出他到底要做什么,也想不出他究竟是如何想的。正在这时,腹部突然一动,唤回了刘萱的思绪,她低头笑了笑,摸上腹部,感受着小家伙们的活泼,她叹了口气,是的,眼下并不是她该想这些的时候。如今她与她的孩子们,这才是她该关心的事情。她笑着缓缓闭了眼,正打算安然睡去,可腹中的小家伙们似乎却并不想让她入睡,今晚活泼的有些异常。她睁开眼叹了口气,轻轻抚摸着腹部笑着道:“放心,就算是为了你们,母妃也会去争的,即便有天你们的父皇变了心意,母妃也会保你们平安长大。”正说着。她却突然皱了眉头,因为她的下身突然开始一阵涌动。伴随着这阵涌动,一阵疼痛开始袭来。这种疼痛不同于以往任何时候,她强忍着疼痛出声唤道:“冬梅。花影!”冬梅与花影本就因为担心刘萱,而站在门外守着,听得这声异常唤声,二人一把推开了殿门急忙冲了进来!屋中漆黑一片,可冬梅乃是习武之人,夜间也能视物。一进大殿便瞧见刘萱忍痛模样,她急忙冲到床边,面上慌乱一片:“小姐,小姐你怎么了?”刘萱忍着剧痛,艰难的开口道:“唤人来,我怕是要生了!”冬梅一急立刻朝外大喊,她的声音都带了哭腔:“快来人啊!娘娘要生了!”冬梅一声接一声的喊着,顿时惊动了整个甘露殿的人,花影并不如冬梅那般慌乱,她先是为刘萱把了把脉,而后起身将屋中灯盏点亮,这才转身朝冲进屋内的小柱子有条不紊的吩咐道:“先去将偏殿的稳婆唤来,然后派人去准备热水,水一定要烧沸,顺便让人去唤巩院首和陛下。”听得此言,刘萱突然开口道:“不必惊动陛下,去唤稳婆与巩院首。”小柱子快要急哭了:“这个时候,怎可不唤陛下?”阵痛终于过了,刘萱缓缓吐出一口气:“你说我任性也好,赌气也罢,今日我不想见到陛下,再者女子生产,产房男子不能入内,他即便是来了,也是无用,你若真心将我当成主子,便听我的,不仅不能通知陛下,更不允任何人去惊扰!”“娘娘!”小柱子终于急出了眼泪来,痛唤一声:“娘娘,生产乃性命攸关之事,怎可不唤陛下呢!”刘萱摇了摇头:“不必。”说完她又向虚空唤道:“虎一、虎二、虎三、虎四!”虎一等人应声而出。刘萱看着他们正色道:“今晚,除了巩院首之外,决不允许任何进出甘露殿,尤其是陛下!”虎一等人低头不言,刘萱叹了口气,面色放柔了些:“算我求你们,这一生或许也是我一次相求。”虎一闻言顿时蹙眉,沉默良久之后,他终于点了点头:“属下遵命!”他说完便与虎二等人又重新消失在了夜色之中。此时稳婆们已经冲了进来,刘萱微微松了口气,任由她们上前替自己检视。几个稳婆检视完后,急忙对刘萱道:“娘娘已经见红,但尚未破水,若是快今晚便可生产,若是慢,还需痛上一夜。”刘萱闻言点了点头:“有劳几位了,几位均是经验丰富的老嬷嬷了,若是生产之时发生了意外,还请诸位以腹中胎儿为重。”此言一出,几位稳婆均是一愣,冬梅与花影更是双双跪下:“娘娘!”刘萱微微一笑,摸了摸腹部道:“你们不必如此,我并非要舍弃自己,我相信皇儿们定会平安产出的。”她刚刚说完,却又是一阵疼痛来袭,这一次比上一次更加剧烈,竟疼的她面色泛白,额间隐隐冒出冷汗。稳婆们见状急忙上前检视,一稳婆开口道:“这是阵痛,约莫半柱香一次,娘娘放心,有奴婢们在定保娘娘与皇子们平安,娘娘不必担忧,只需照奴婢的法子吐气吸气即可。”刘萱勉强寻回些神智,按照稳婆所教授的办法吐纳起来。整个甘露殿顿时忙成了一团,虽然忙却未见丝毫混乱,毕竟众人早就知晓了会有今日,为了今日众人也早就做好了各种准备。生产远比刘萱想象的还要难熬,阵痛果真如稳婆所言,一次比一次频繁,一次比一次剧烈。痛道,她已经感觉不到中间的间隙,她只记得巩院首匆匆而来,为她诊脉开了方子,而后便退了出去。药很快便煎好了,刘萱平日厌恶的便是药的苦味,可今日她没有任何犹豫,趁着阵痛的间隙,迅速的将药一饮而尽。巩院首的药却有奇效,没过多久刘萱便觉得阵痛之时缓解了不少,约莫三个时辰之后,稳婆突然喊了一声:“破水了。”而后便又是一阵忙碌。今夜甘露殿的灯火一直燃到了天明,然而燃到天明的不仅仅是甘露殿。乾坤殿内曹太后抱着暖炉坐着,她看了看泛白的天色,向从外间回来的宋嬷嬷问道:“怎样?可生产了?是男是女?”宋嬷嬷摇了摇头:“甘露殿被守的滴水不漏,奴婢根本打听不到任何消息。”曹太后闻言顿时皱眉:“稳婆呢?我们买通的稳婆可有消息传来?”宋嬷嬷叹了口气:“整个甘露殿被守的滴水不漏,既不允许任何人进也不允任何人出,更别说是传消息了。”“那狐媚倒也有些手段。”曹太后冷笑一声,她又问道:“陛下可曾去了?”宋嬷嬷闻言又是一阵摇头,她皱眉道:“说来也奇怪,那狐媚竟然未曾去唤陛下,如今陛下仍歇在表小姐殿中呢。”(未完待续。)

潮州哪家医院专治癫痫病
廊坊医院治白癜风
威海专治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