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山信息港

当前位置:

不欢迎考研进北京是狂想症发作

2019/05/22 来源:眉山信息港

导读

“不欢迎考研进北京”是狂想症发作多少年来,北京人口规模,与北京房价水平可有一比:年年喊严控,岁岁都失控;越规越变化,越控越膨胀。这对于有

“不欢迎考研进北京”是狂想症发作

多少年来,北京人口规模,与北京房价水平可有一比:年年喊严控,岁岁都失控;越规越变化,越控越膨胀。这对于有关部门的“规划和控制”举措来说,简直就等于一个让人笑都笑不起来的“笑话”、一个传都不用传播的“传说”。 其实,这种笑话或传说,在中国已有

多少年来,北京人口规模,与北京房价水平可有一比:年年喊严控,岁岁都失控;越规越变化,越控越膨胀。这对于有关部门的“规划和控制”举措来说,简直就等于一个让人笑都笑不起来的“笑话”、一个传都不用传播的“传说”。  其实,这种笑话或传说,在中国已有历史,即便是在“新中国”也不是什么“新鲜事情”了。在传统计划经济时代,随时着时间推移,越来越与”价值“相背离、越来越扭曲、越来越混乱的所谓“计划价格”就是典型一例;那个年代,所有拿“计划”管控的东西,居然没有一样是走出此玩笑传说般“魔咒”陷阱的。直到今天,无论是自以为是的“专家学者”还是莫名其妙的“官员负责人”,仍然都不自知,不知道自己所犯的是一个哈耶克叫做“人类理性致命自负”的狂想症。  近年来,在首都北京人口规模控制问题上,无论是曾经的“考试进北京”所谓专家观点,还是今天声称“不欢迎考研进北京”的有关部门负责人,其实都这种“狂想症”发作的典型表现。正是由于这种“狂想症”在我们一些具有话语权的所谓“专家学者”,以及一大批具有实质威权的“官僚队伍”中,像传染病一样不断恶性扩散传染,在垄断性的思想市场上潜移默化地膨胀蔓延,才有今天我们数十年来有目共睹的如同笑话一样悲催的“北京市人口规模控制史实”。  只要实行市场经济,只要认可并推动“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无论是什么“主义”的,你都得先认领下这样一个“主意”(或“注意”):“人民,只有人民,才是选择自己在那里居住、生活和工作的主人!”任何一个“外人”,包括权威学者、威权官员或什么“负责人”,都无理无权无能无力“负责”这样一件事情!  你要“以证管人”,那就得拿“证”说事,只要人家有“证”,你再追究人家目的或动机“纯”与“不纯”,不是在无理取闹,就是在胡搅蛮缠。究竟什么人来北京,而且能在北京生存下去,还可以可持续地发展起来?是“市场规律”说了算,在作为资源稀缺性量度的市场价格机制调节下,在“人往高处走”的理性选择规律支配下,该来的自然会来,不该了的自然会走,谁想阻拦都是螳臂当车不自量力的。不要说你某个什么什么“负责人”了,你“不欢迎”人家就不敢来了?你“欢迎”人家就会很听话地来了?简直太开玩笑了吧?太狂妄自大了吧?太不自量力了吧?……让我说你什么好呢?  其实,通过年龄歧视、学历歧视或其他什么身份歧视,由个别官员或官学背景的人拍脑袋想出一些所谓“行政干预”其实是严重“干扰市场经济秩序”的混账做法,诸如所谓“以业控人”、“以房管人”与“以证管人”等等,这些都不是顺应市场经济规律的“人口管理新模式”,而是不合乎市场经济规律、以计划经济办法解决市场经济新问题的“旧玩意儿”,是几十年来证明无效甚至有害(有违公平公正原则)的陈腐思路、老套做法。  如果不该换思路,不与时俱进,可以预言,要完成如此这般的人口规模管控“重点任务”,无论是今年还明年,都等于将过去所有年都开过的“玩笑”再开一遍,而已。

(:张娟)

杜兰特:讨厌在季后赛看别人赢球
联通iPhone:广告太多实惠太少
一场机票引发的信任危机携程在手该往哪儿走
标签

友情链接